人们为什么如此渴望RICHARD MILLE?

  今年7月的一天,2022田径世锦赛男子跳高决赛场上,卡塔尔名将巴尔希姆有节奏地助跑、跳起,如燕子般轻盈地扭转身体、越过横杆、翻身落地……

  2米37,金牌,巴尔希姆第三次获得世锦赛冠军,他是这个时代最优秀的跳高运动员之一。

  从2012伦敦奥运会铜牌,到2016里约奥运会银牌,再到2020东京奥运会金牌,如今又完成世锦赛三连冠“霸业”,巴尔希姆手腕上依旧是那枚红白配色的RM 67-02 High Jump(跳高)款腕表,他是RICHARD MILLE品牌挚友。

  表壳采用Quartz TPT石英碳纤维,机芯底板是轻量化材料五级钛合金,超轻弹性表带,腕表总重仅有32克,厚度也只有7.8毫米,极致纤薄、轻巧,具有绝佳的佩戴舒适性。

  时间来到今年10月,土耳其的海边小镇卡斯,自由潜水世锦赛在那里紧张进行。

  来自法国的年轻潜水运动员阿诺·杰拉德,在恒重单脚蹼项目中下潜至123米深处,再次刷新了他2022年下潜深度纪录,同时也赢得了他第二个世界冠军头衔。

  陪伴杰拉德一起潜水的,是一枚RM 032自动上链飞返计时潜水表,60分钟刻度潜水表圈清晰夺目,蓝白双色Quartz TPT石英碳纤维具有高辨识度。杰拉德也是RICHARD MILLE品牌挚友。

  如果你是体育迷,你可能已经在不同赛场上发现过更多RM腕表的身影,远不止文中这两例。从广为大众所熟悉的田径比赛,到小众的自由潜水运动,RM腕表与竞技体育,构成了一对默契的当代组合。

  RM腕表今天非常受欢迎,年轻消费者如此渴望,Richard Mille先生所坚持腕表的创新性、抗震性、舒适度,以及赛车与体育的灵感来源,毫无疑问是推动力之一。RM也不是刻意为之,而是基因决定。

  创立同名品牌之初,Richard Mille先生便确定了清晰目标:要在高端腕表行业开创一个崭新的细分市场,向运动、艺术、女性品味和生活方式领域拓展,以新世纪技术打造当代运动型奢侈腕表——“戴在手腕上的一级方程式(F1)赛车”。

  不同于传统腕表使用场景,RM必须将腕表的极限不断向前推进,吸纳融入当代人的生活方式。抗震性、人体工程学设计、轻盈且坚固……这些符合当代佩戴环境的需求自然成为RM腕表的考量重点。

  正如文章开头那两位运动员戴RM腕表去挑战各自运动极限一样,RM腕表还要适应其他不同运动场景,比如马球、网球、高尔夫球,比如百米赛跑、跳高,比如地表最快速度F1运动,等等,各项运动都成为了RM腕表的试验场。

  RM与每一位运动员伙伴紧密合作,从各种真实的运动环境中吸取经验、不断改进,最后成为各项体育运动中运动员手腕上最理想的时计。

  钟表诞生数百年以来,像今天这样与体育运动如此全面结合在一起,RM还是第一个,RM可以说是今天钟表行业中,积累了最多体育运动经验的品牌。

  竞技体育是人类对自身体能的挑战,是人类对极限速度、极限高度、极限远度无止境的探索追求。在运动场上奋力拼搏的运动员,还会引发赛场内外观众广泛而强烈的共情。

  RM腕表与杰出运动员一起出现在激烈赛场上,不仅表明它抗震耐摔、轻盈舒适,还表达出更深一层含义,即RM与运动员之间的共性:对极致的不懈追求。

  不可否认,RM与体育运动环境和极致体育精神的结合,是一项充满实战意义的实验,它成功引导着人们去认可、追求极限精神和极致产品。

  市场策略不是全部。现代营销管理学大师菲利普·科特勒,曾总结过品牌成功的四“P”字要诀:第一产品(Product),第二定价(Pricing),第三渠道(Place),第四推广(Promotion)。

  显然在“现代营销学之父”心里,极致产品是第一位的,是一切经济活动的基础。

  Richard Mille先生将科学技术领域的先进材料与技术引入钟表行业,赋予RM腕表极致的轻盈与佩戴舒适感,和抗震、不惧摔打、可抵御各种冲击力的坚固耐用性。

  在RM腕表上一级方程式赛车,我们可以看到航空航天领域常用的轻量化坚固材料五级钛合金,硬度堪比钻石的耐磨材料金属陶瓷,还有科学前沿具有卓越性能的碳纳米管和石墨烯,以及让RM腕表更轻盈坚固的Carbon TPT碳纤维复合材料,等等。

  更直观的表达是:纳达尔佩戴RM 27-04在网球场上任意挥舞球拍,巴勃罗麦克多诺佩戴RM 53-01在马球比赛中毫无顾忌地冲撞,勒克莱尔佩戴RM 67-02驾驶法拉利F1赛车任意加速、转弯、刹车……

  现实生活中,人们并不会像运动员那样戴着腕表去做极限运动,将腕表置于极端条件之下,RM腕表所具备的这些极致性能,已远超出人们的实际需求,但人们还是渴望得到它、佩戴它。

  在马斯洛需求金字塔模型里,塔基的需要向塔尖逐渐变成渴望,在基本生理需求得到满足之后,人们越来越渴望更多非必需的极致东西。

  人类可以借助飞船进入太空、借助喷气式飞机跨越大洋,但这并不妨碍人们继续去开发体能,那是人类对自身极限的渴望。

  世界上99%的公路限速,但这也没阻碍人们购买时速超过300公里的超级跑车,鲜有用武之地,但那是人们对极致速度的渴望。

  RM腕表也是这样一种极致的存在,它满足了马斯洛需求金字塔尖这一层渴望型需求。

  如果说与体育精神相结合的市场策略成功唤起了人们对极致追求的共情,而极致优秀的产品本身满足了人们的渴望,那么与众不同的产品开发计划,则保持了人们对RM腕表的持续期待。

  RM的制表理念,是由表款创意去决定设计到结构、材质到功能、工艺到重量等各方面内容,每一款RM腕表都可能有全新突破。

  我们几乎不可能通过已有表款去推测新品,这种对完全未知的期待,增加了人们的渴望度。

  与传统做法比较,RM显得很不一样,没有基础机芯,没有通用零件,更没有表盘色彩搭配不同材质表壳的规划。RM新品规划,几乎就是一个型号对应于一款机芯、相应的壳型以及材料。

  每款陀飞轮机芯亦根据规划重新打造:RM27建立在钛金属和LITAL合金材料基板上,RM 27-01引入四根钢索将机芯悬挂于表壳内,RM 27-02与RM 27-03将中壳与主夹板以Carbon TPT碳纤维一体成型,RM 27-04则以网球拍为灵感将机芯悬挂在钢索网上。

  如果RM未来推出第六枚纳达尔陀飞轮腕表,根据这些已知信息我们是无法做出有效推测的,RM 27-05不面世,它就永远像谜题一样令人着迷。

  创立至今21年时间里,RM至少推出了上百款不同腕表,而其中一部分表款又是仅有几枚、几十枚的限量款,复杂性与工艺难度决定了稀缺属性,同时也增加了人们的拥有欲望。

  RM腕表在功能上也常常有新奇创意,在人们的腕表常识之外,比如RM 36-01腕表可以检测赛车在速度急剧变化时G-force的大小,而RM 35-03腕表则可以手动调节蝶形摆陀的转动惯量,避免剧烈运动给腕表过度上链带来损坏。

  2022年9月,RM发布了新款作品RM 88 Smiley微笑陀飞轮腕表,表盘中央的黄色笑脸,两边的仙人掌、火烈鸟、鸡尾酒、菠萝等装饰,都是以手工雕刻工艺完成,并覆以明亮色彩,传递着积极、温馨、愉悦、轻松的信息。

  这枚RM 88 Smiley微笑陀飞轮腕表超出了人们对RM的惯有印象,人们被它的“可爱”气质所吸引,机芯是品牌自主研发的CRMT7陀飞轮机芯。

  然而RM上一枚新品,是以1.75毫米厚度创造了超薄腕表纪录的RM UP-01 Ferrari表款,给人以强烈科技感与速度感。

  RM 88 Smiley与RM UP-01 Ferrari两枚腕表上看不到明显的关联性,但他们还是给人很强的辨识度,能很容易辨认出它是RM腕表,既出乎意料,又合乎RM的情理。

  我们也无法从中预测下一枚RM新品会是什么样子,无法预知功能、也不可能推测材质。

  但我们会对它充满好奇、充满期待,我们知道它是高级腕表市场上一个独特的存在,注重新技术与材料,重视传统技艺,追求极致完美。

  对于市场的过热需求,RM仍然保持着冷静与理性,没有过度扩张或者增加产量,仍按照自己的节奏,保持每年约10%的增长速度,预计2022年产量会达到5500枚。

  RM以极低的年产量,成为2021年瑞士钟表销售额TOP10品牌中,唯一一家当代腕表品牌,RM创造了一个奇迹。

  二十多年来,RM的制表理念始终未曾改变,不妥协、不惜成本代价、不循规蹈矩,打造出极致的当代高级腕表,真正的“手腕上的一级方程式赛车”,RM也因此获得市场、同业和表迷们共同的尊重。

  RM始终坚持创新、不怕冒险、不断拓宽腕表领域疆界,尊重制表传统,又积极拥抱现代科技,保持着自己的节奏、独特的品牌哲学,做极致产品。

  这些特点构成了RM的立体画像,也成为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了解RM、理解RM、认同RM、渴望RM的原因。

关键词:一级方程式赛车

网友留言(0 条)

发表评论